左手看片app下载

这天中午,昆仑园区一号食堂。

根据园区的规划,整个昆仑园区的食堂得有五个,不过到目前为止园区里的工作人员数量还不多,仅仅启用了这个一号食堂。

一号食堂的大师傅是周令时,他的妻子王金花给他打下手。

有周令时掌勺,伙食水平自然是非常好的。像曹余生、杨拓这样的院长级任务,除了正常的工作套餐之外,周令时还会给他们加两个菜,让王金花端到包厢里来。

这个包厢位置比较偏,隔音也不错,曹余生和杨拓习惯在这儿吃饭,能在中午的时候两个部门互通有无,分享一下前线和进展。

今天中午这桌,人比往常多,苗光启、何子鸿也在。

这样一来,昆仑计划的七人决策小组,其中有四个人在场。

而这四人里面,曹余生作为副组长之一,负责统筹后方工作。

老谋主自然是知道巢穴的事情,也在等着研究院的攻关结果。

这会儿一看三人的状态,他心里就隐隐有数了。

两个老的一个小的,脸色都有些发青,眼中布满血丝,看样子是昨晚熬了个通宵。

而且脸上没喜色,说明进展缓慢,暂时是没什么结果的。

微微阳光里的羞涩女孩

于是曹余生就有些奇怪,对苗光启说道:“这世上,还有事情能难住你呢?”

苗光启翻了翻白眼:“废话,这世上要是没什么事儿能难得住我,林朔现在就该是我儿子了。”

“你这就不对了。”曹余生微微笑道,“老婆兴许是别人的好,儿子肯定是自己的好啊,苗成云又不赖。”

“行了,我现在没心情跟你说笑。”苗光启脸上有些不耐烦,然后对杨拓说道,“小杨,你自己有什么想法吗?”

杨拓蒙头扒饭,对苗光启的提问充耳不闻。

苗光启神情有些吃瘪,然后瞟了何子鸿一眼。

何子鸿赶紧说道:“这孩子专注的时候就这样,不怎么理人的,等有结果就好了。”

“那看样子,且得等一阵子咯。”苗光启摇了摇头。

“不是老苗,听你这意思……”曹余生皱眉道,“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跟你这个外行都没法说。”苗光启一脸嫌弃地说道,“科研工作,它首先是发现事物的客观规律。

它是绝对理性的,也要求绝对客观。

不是说我们想要得到什么,就去这里面拿什么。

而是反过来,我们在里面发现了什么,然后再去琢磨怎么应用。

当然也不是纯撞大运,事先会有假设。

这个假设往往是自洽的数学模型,或者经年累月的观察数据,这是作为实验的理论指导存在的。

可在试验过程中,这些理论是可能被推翻的,这就要求科学家必须找到新的规律,并且通过实验去验证……”

“啰里巴嗦的。”曹余生不耐烦地挥挥手,“说人话,目前到底卡在哪儿了?”

“这不就卡在过往理论被推翻了,新的规律还没找到么。”苗光启摊了摊手。

“不是,你们生物研究又不是物理研究,哪来的数学模型啊?”曹余生说道,“不是假说吗?假说被推翻这不是很正常,你再提出一个新的假说嘛。”

“假说那也是建立在实验观测之上的规律总结,基本逻辑得自洽。”苗光启说道,“目前我们人类生物学的建立,是基于对我们这一支生物演化支上的研究发现。我们这一支演化支,往上倒几十亿年,祖宗叫做‘露卡’,听说过吗?”

曹余生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知道‘露西’。”

“露西那是东非古人类,人类祖先。”苗光启说道,“我说得是‘露卡’,这是一种岩石细胞。”

“岩石细胞?”

“对,目前关于生命起源的假说有很多,可在我看来目前最合理的,就是海底黑烟囱。”苗光启说道,“在太平洋中部的加拉帕戈斯群岛附近,海底有一道裂谷,裂谷底部就有这种黑烟囱。

所谓的黑烟囱,实际上是处于海底的火山口。

黑烟囱上面冒着的滚滚黑烟,就是火山内部的硫化物被挤压到高压海水中形成的景象。

跟地面上由阳光供能的生态系统不一样,这是一个纯粹由地热供能的生态系统。

那些硫化物,就是周围生命的养分。

而海底火山喷发出来的物质被高压海水冷却,瞬间凝固成一种疏松的物质,其中布满了直径不到一百微米的小腔隙。

这个孔径大小,大致于相当于一个细胞。

基于以上观测结果,就有了海底黑烟囱的生物起源假说。

在四十多亿年前,地球还是一片汪洋,海底有无数这样的黑烟囱。

有些火山的喷发物带强烈的碱性,海水往往呈酸性。

在酸碱之间,隔了一层能缓慢渗透物资的岩层,这就让酸碱中和反应带来的能量,得到了有序释放。

这种细腻的化学能量,就在那些烟囱石壁的小腔隙里催生出了有机物。

随后在漫长的岁月和数以亿计的岩石细胞环境中,RNA、DNA先后被合成,开始自我复制并且扩散,我们的祖先‘露卡’诞生了。

直到现在,我们人类代谢的核心化学反应‘三羧酸循环’所依赖的能量形式,就是这种细腻的酸碱中和反应。

这既是我们这支演化支最底层的配置,在老祖宗还是岩石细胞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

也是我们人类本身动用能量的上限,酸碱中和反应带来的化学能,所谓人间修力尽头,这就是终极桎梏。”

“嚯,第一次听说。”曹余生摇了摇头,“那然后呢?你们现在遇上的问题是什么?”

苗光启没搭理曹余生,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道:“露卡诞生之后,先后产生了两支后代。

其中一个叫做古菌,另一种叫做真细菌。

曹胖子,你猜猜看,这两个哪一个是我们的祖先?”

“这听着怪膈应的。”曹余生无奈道,“进化论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人类的祖先是只猴儿也就算了,说到最后祖宗干脆变成细菌了,这让人在感情上受不了。”

“凭什么看不起细菌啊?”苗光启说道,“你爹妈生你之前,你的两个部分一小半在你爹那儿一大半在你妈那儿,尺寸也没比细菌大多少。”

“嗐。”曹余生甩了甩手,“反正听名字,古菌嘛,有个‘古’字,那是老黄历的意思,能够排除,咱应该是真细菌的后代吧?”

“没错。”苗光启说道,“那你知道古菌和真细菌的区别在哪儿吗?”

“这我上哪儿知道去。”曹余生摇头道。

苗光启拿起了筷子,对何子鸿说道:“饭菜都凉了,我先吃饭,老何你接着说?”

“好。”何子鸿这边已经吃得差不多了,顺势接过了苗光启的话题,“古菌和真细菌的区别,在于利用光能的分子形式不同。

在离开海底黑烟囱环境之后,整个海洋的物质还是不少的,这提供了让远古单细胞生物继续进化的物质基础。

可是之前海底那种温和的能量供给却没有了,这就要求生命必须要找到并且利用新的能量来源,否则就只能永远困在海底。

而古菌之所以能浮上海面,是因为它合成了一类叫做‘视黄醛’的分子结构。

这种分子结构,可以利用太阳的光能,维持细胞内的偏碱性,从而让细胞膜内外维持一定的酸碱差异,进而产生酸碱中和反应,为细胞活动提供能量。

真细菌,也是类似的,它们合成了叫做‘卟啉’的分子结构,也能达到相似的效果。

可这两者当然是有区别的,否则就是一家人了。

古菌比起真细菌,是先一步浮上海面的。

而阳光的光谱之中,绿光能量最为充沛,所以古菌的‘视黄醛’,吸收的是绿光。

等到真细菌浮上海面的时候,地球上已经到处都是古菌的菌毯了。

在厚重的古菌菌毯之下,真细菌为了得到阳光的能量,不得不吸收除了绿光之外的那些残余光能。

不吸收绿光,那就反射绿光。

所以,我们看真细菌的后代们,其中的植物,大多是绿色的。

我们目前看到的绿色植物,并不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是演化竞争的结果。”

曹余生听到这儿,嘬了个牙花子,心想真是不能跟学者聊天,这简直是博士买驴废话连篇,他赶紧追问道:“那现在你们遇上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我们遇上的问题是……”苗光启说道,“胖子你看那个巢穴,是什么颜色的?”

“紫色的啊。”

“西王母地盘里那些石头,什么颜色的?”

“还是紫色的啊。”

“那我告诉你,在十几亿年前,利用‘视黄醛’合成光能的古菌,它们吸收绿光反射紫光,所以看上去就是紫色的。”苗光启敲了敲桌子,“我们有理由认为,西王母,包括它周边的那些东西,是古菌的后裔。

这是十几亿乃至几十亿年前,就跟我们分家的东西,而且比我们更早地遍布球。

在真细菌崛起之前,它们拥有几亿年乃至十几亿年的演化先发优势。

而西王母的存在,已经在明确地告诉我们,在这漫长的演化时间内,古菌的后裔,同样诞生了智慧生命。

并且这种智慧生命能操控的能量规模,在目前的人类之上。

因此,我们建立在真细菌演化支上的所有生物学知识和经验,用来研究古菌的后裔,那就是缘木求鱼。

想了解它们,甚至破解它们,这必然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林朔那边几天之内要结果,这是不可能的。”

“那你还拖着干什么?”曹余生说道,“直接回复林朔嘛,另外想办法。”

“我跟你不一样,我要脸。”苗光启翻了翻白眼,“你现在是决策小组副组长,统筹后方,你去回复。”

“苗光启我看不起你!”曹余生骂了一句,然后掏出了电话。

“先等等。”杨拓这时候说道,“我好像有点儿思路了。”

……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