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驼社区app官网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禁区猎人最新章节!

天门山下,云氏祖庙。

云秀儿白着一张脸,举步维艰地退出了祖宗祠堂。

一直退回到门口,这位云家家主依然惊魂未定,她右手死死地攥着之前发现的事物,指节都发白了。

云碧华一直在门口等着,老家主眼神不太好,模模糊糊地看到外孙女脸色很差,问道:“怎么,祠堂漏得这么厉害?

那是得好好修一修了。

秀儿我可跟说啊,如今家主是了,这修缮祖宗祠堂的款项,得自己去想办法。

云家这些年的情况,也了解,那是大不如前了。

外婆我那点家底,隔三差五地被外公偷了去买酒,这几十年下来也已经差不多了,就只剩下我们老两口的棺材本了。

要钱,我是一分没有的。

不过这新官上任,于情于理,外婆总得扶上马,送一程。

要是没办法筹集款项,我倒是有个招儿,听听看。

下午茶时间清纯妹子

看现在云家那些没有悟灵成功的女人,招了那么多赘婿,除了那几个护道人之外,其实也没啥大用,打架打架不行,孩子也生不出来。

而且这么多年下来,他们这几家也就两口人过日子,每月领着咱云家的补贴,应该都存了不少私房钱。

以前咱云家女人生孩子困难,没办法必须要养这么一群人,保证有足够多的婚育人口,否则云家要绝后。

现在既然苗光启已经把云家女人生育的问题解决了,以后咱就试管婴儿,这群人就没必要养着了。

干脆,赘婿赎身,让他们出一笔赎身款,带着媳妇儿去别的地方过日子得了。

这样一来能有一笔现成的款子修缮祖宗祠堂,二来也是节省开支……”

云秀儿原本一脸如临大敌,结果听着外婆絮絮叨叨地聊出八竿子远去,不但没有着急,心里反而放下一块石头。

看样子,目前手里的东西,只对悟灵成功的云家传承猎人会有神念识海的影响,对外婆这种普通云家人没有效果。

那就还好。

所以云秀儿没有说话,而是将手掌摊开,将手心里的那团赤红如血的毛发,展露在云碧华眼前。

云碧华正在滔滔不绝呢,一看云秀儿手里的东西,老家主怔了怔,又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抬头问云秀儿说道:“哪儿来的?”

“供桌上,云语兰的牌位前。”云秀儿偏着头,刻意地不去看这团毛发,说道,“外婆,您知道这是什么吗?”

“是不是有什么感觉?”云碧华反问道。

“嗯。”云秀儿说道,“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这个东西似乎能赐予我无穷无尽的力量,片刻都不想跟它分开。

不过先生说过,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越是这种想当然的好处,就越应该对此保持警惕。”

“那就是这东西没错了。”云碧华沉声说道,“现在还能保持理智,那是因为这只是一团毛发,若是本体在此,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此物断不可留,交给我把。”

一边说着,云碧华拿过了这团毛发,自己走进了祖宗祠堂里。

祠堂里的供桌上,常年备着一盒火柴,用来点蜡烛的,云碧华划着了一根火柴,把手里的毛发烧了。

蛋白质焚烧的臭味传来,云秀儿明显松了一口气,脸上也慢慢恢复了红润,嘴里问道:“外婆,这个难道就是……”

“对,这是地菩萨的毛发。”云碧华缓缓说道,“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类似的情况上一次出现,还在一千年前的唐代。

根据家族史料记载,当时云家所在的桃花源附近,就出现了这么一团毛发,导致那时候的云家传人,十之八九走火入魔。

从此,云家人就将地菩萨作为世仇,一千多年来一直在寻找这个东西,并且试图猎杀它。

同时,每一位悟灵成功的云家人,都会对这东西产生或强或弱的感应。

只是这上千年的猎杀,地菩萨这东西非但没被找到,反而导致我们云家人丁稀落,就连猎门魁首之位,都要保不住了。

当年我刚接任家主之位的时候,还一度心存侥幸,认为上一位感应到地菩萨的云家人是云语兰,距今已经跟快三百年了。

这么多年过去,这东西是不是老死了?

可后来小姨悟灵之后,又感应到了这东西,前前后后追踪了十多年,一直到她失踪为止。

秀儿,现在是云家家主,修为九寸二境,这事情我原本不想这么快告诉,免得阻碍的修炼。

不过如今既然这团毛发又出现了,也看见了,那么我再瞒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事实上,小姨不是第一个失踪的云家传人。

这一千年来所有的悟灵成功的云家传人,包括小姨,有九个人最后没有尸骨留下来,她们的墓地都是衣冠冢。

这九人,其实都失踪了,原因,不清楚,但肯定跟地菩萨有关。

我总结过规律,发现云家传承九寸五境,这是一道分水岭。

五境之前的云家传人,没事。

五境之后,最后必然会在某一天忽然失踪。

而,也迟早要面临这样的抉择。

是跟小姨一样,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还是跟其他大部分云家传人,包括云语兰一样,将云家传承四境,作为此生修行的终点。

要考虑清楚。”

“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考虑的。小姨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云秀儿蹙眉道,“只不过这团毛发在祠堂里出现,我感觉这应该是有人,正在向我们云家传达什么讯息。”

“这是肯定的。”云碧华点了点头,“可问题是谁把这团毛发放在这儿的呢,他又想说明什么呢?对了秀儿,苗光启最近在干什么?”

“外婆,怀疑是先生?”

云碧华说道,“这世上敢打我们云家主意的人不多,最近几十年也就两个。

一个是敢娶小姨的林乐山,另一个就是这个想娶小姨又没娶成的苗光启。

当年他允诺了可以解决我们云家人的生育问题,我这才肯让拜他为师。

后来他又说可以解决我们云家人的悟灵问题,我这才答应跟苗成云的婚事。

最近几十年相处下来,这人称得上神通广大,信用也还不错,可我总是看不透,他到底想干什么。

而且说到底,如今有这个能耐能触及到地菩萨这个东西的,放眼天下也就寥寥数人。

而这位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外婆您多虑了。”云秀儿说道,“先生这些天忙得不可开交呢,而且地菩萨的事情,他应该不会跟云家打哑谜,有什么事情肯定是直接说的。”

“既然如此,不如去问问他。”云碧华说道,“这件事他怎么看。”

“嗯。”

……

坝上高原,曹余生的宅子里,苗光启和曹余生两人,这会儿已经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吃饱了正在喝茶。

苗光启开着免提,接完了自己学生的电话,告诉云秀儿等一会儿给她答复,随后抬头看向了曹余生,微微笑道:

“来,曹老谋主,分析分析,这怎么回事儿。”

曹余生瞪着眼说道:“苗光启,还有林大哥和云三姐,当年就是嫌弃我能耐不够,都不告诉我地菩萨的事情。

这东西的存在,还是我自己根据古籍修复,慢慢凑出来的。

现在一团红毛出现在云家祠堂里,这种没头没尾的事情,让我怎么分析?

我要是有这能耐,我拼了这条命也要把这地菩萨拿下,绝对不会坐视云三姐失踪。”

“这就是当年,我们不告诉这件事的原因。”苗光启摇了摇头,“自己什么能耐心里没点逼数,就凭一腔热血,那是要坏事的。”

“我既然这么冲动,做事不走脑子,还让我分析干嘛?”曹余生翻了翻白眼。

“毕竟脑子不笨嘛。”苗光启笑道,“当年我们仨没嫌弃,跟这个曹家分支弟子结拜,就是看中这一腔热血,同时脑子又聪明了。

只是没想到几十年过去,长歪了。”

“才长歪了呢!”

“既然没长歪,那分析分析呗。”

“没头没尾的怎么分析?要分析自己分析。”曹余生有些着急上火,“啪”地一声打开了折扇,快速地在自己肚子边上扇动着。

苗光启缓缓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情,要这么看。

关键在于要意识到一点,那就是这人肯定知道,这团毛发对于云家人有巨大的价值,否则他这么做就没意义。

而知道这一点的人,很少。

所以,范围就很小了。

目前整个猎门,知道地菩萨存在的,并且知道地菩萨跟云家人恩怨的,除了云家人内部之外,也就只有我,还有林朔他们。

我不可能,林朔他们最近没这工夫,所以只能云家人内部做的。”

“这是废话。”曹余生说道,“我还想不到这点吗?问题就是不知道哪个云家人做的。”

“那好,我们再分析分析,这个行为,这算是恶意的,还是善意的?”

“地菩萨存在,这件事情云家人知道,所以这不是威胁,只能算是提醒或者警告,应该算是善意的。”曹余生说道。

“那毛发搁在哪儿?”苗光启问道。

“刚才云秀儿不是说了吗?云语兰的牌位前。”

“云语兰埋在哪儿啊?”

“神农架。”

“还记得云三妹当年说过什么吗?”苗光启说道,“她说,神农架这件事情,最后让她儿子来解决。

现在林朔,就在神农架里。

对了,之前我一直很好奇,之前山阎王那桩买卖,章国华的那本笔记,到底是怎么弄到手的?

是不是也跟这团毛发一样,凭空就出现了?”

曹余生听到这里大吃一惊,疑声说道:“的意思是……”

“就是这个意思。”苗光启说道,“这极有可能是云三妹给的提示。

如果我猜得不错,她应该是被困在了某种异常状态中,无法现身。

可她依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给我们传达一些信息。

这团红色的毛发,应该早就出现了,只是秀儿返回天门山打开祠堂,发现这团毛发的时间,有些晚了,没敢上趟,导致林朔没有及时接受到这条信息。

以云三妹的能耐,这应该算是一个失误了。

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她目前面对的状况,是非常糟糕的。

这条信息,应该是她勉为其难,这才传达出来的。

其中,包含两个关键的信息点:

一个是地菩萨,一个是云语兰。

我想,这也应该是云三妹想告诉林朔的,神农架的事情,跟这两者密切相关。”

一边说着这些,苗光启拿出了卫星电话,开始拨号,嘴里说道:“之前三妹应该是觉得我会害林朔,这才用章国华的笔记,给林朔做了提示。

她怀疑得有道理,若是林朔表现稍微差一些,我苗光启目前走得就不是这条道路。

不过既然林朔已经通过我的考验,我也因此作出了选择,那么一个女婿半个儿,林朔是她的儿子,也是我的儿子。

这事儿,我替她通知林朔就是了。”

……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