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下载安卓

低而缓的呼吸声,仿佛带起了一把烈火,从慕唯恒的耳垂一直燃烧到了心脏。

他最后的一丝理智提醒不能上沉诺的当……

可沉诺放肆地翻身骑坐在他胸口,扭了扭身。

慕唯恒的身体已经开始有了不应该有的反应,呼吸变得急促,双手掐着沉诺的腰:“这个贱人!”

沉诺本来就穿着浴袍,随便扭了几下便风光无限了,她将慕唯恒的运动装也扯了下来,俯趴在他身上,微微眯起了眸,半威胁似的开口——

“已经到了这一步了,确定还要忍么,其实满足我也能让舒服,这不是双赢的事么?应该知道,今天进了这家酒店,就不能全身而退了……”

慕唯恒体内热血沸腾,有两个小人不停地交战,在听到她最后这句威胁时,顿时气疯了。

他咬牙切齿把沉诺拽起来,丢到床上,没有半分的怜香惜玉,高大的身躯覆了上去——

“我儿子不要,就来搞我,怎么会有这么贱的女人!就这么缺男人是么?我现在就满足!”

……

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用力撞开,大家扛着长枪短炮闯了进来。

一眼便抓拍到卧室大床上,男女纠缠交织在一起,男人一边运动,一边恶言恶语地逼问:“爽够了么?满足了么?现在能告诉我,我孙女被人绑架是……啊!”

托腮彩虹少女青春甜美活力无限照

沉浸在某件事中的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一群人闯进来,接着镁光灯咔嚓咔嚓闪烁个不停。

刺眼的白光晃着沉诺和慕唯恒都睁不开眼。

“天啦,竟然是慕先生和沉诺?”

“沉诺不是前几天还晒了照片,暗示自己和慕公子谈爱么,转眼怎么和他爸爸搞到一起了?这算不算父子俩共用一个女人?也太恶心了吧!”

“什么啊,慕公子发了声明说和沉诺没关系,照片是p的,沉诺竟然是慕唯恒的情人……”

“们是什么人?出去!不许拍!”沉诺听到这些粗言秽语,她惊恐的尖叫了一声,忙拽起被子狼狈地捂着胸口。

说好的听她吩咐来捉奸呢,说好的是一群小记者呢,为什么来的人她一个都不认识!

慕唯恒有头有脸,自然比沉诺更加要面子,被一群狗仔闯进酒店房间里抓拍,他顿时一把卷过被子,先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

“谁让们闯进来的,马上把偷拍的片段都给我删掉!”

说着,他打电话给自己的助理沈东想让他过来处理这些狗仔,岂料电话打了半天也没有人接。

随着被子被慕唯恒无情拽走,沉诺都暴露在镜头之下。

她慌不迭拼命往慕唯恒身边凑,慕唯恒强忍着巨大的愤怒,才不至于将她一脚踹下床,接着就听到其中一个狗仔说:“我们是接到通知来这里偷拍的,就连酒店的房卡也是对方早就准备好了的。”

“有人通知们?”慕唯恒扭头将怒火对准了沉诺,难怪他乔装这么完美,狗仔还追过来,竟然是她通风报信!

“是叫的记者?贱人,竟然敢一而再算计我!”

砰咚……

慕唯恒一脚将沉诺踹到了地上。

沉诺浑身不着寸缕,狗仔们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一套连环拍完美将沉诺的丑态记录下来。

“啊,不许拍!都给我闭上眼……”

沉诺真的要崩溃了,她摔在地上没有东西遮掩,狼狈中,只好捡起慕唯恒散落的运动装捂在胸前,瑟缩着一动不敢动。

啪啪啪。

此时,门外忽而传来一阵轻快的拍掌声。

“真是辛苦慕先生和沉小姐知道我生活太无聊了,特意演这么一出好戏给我看。”慕峥衍似笑非笑的嗓音逐渐靠近,越来越清晰。

狗仔们纷纷让开一条路,慕峥衍拉着乔心安的手,踏步而来。

沉诺死死盯着突然冒出来的慕峥衍和乔心安,眼底充满了震惊、愤怒以及被算计后的癫狂,原来是他!

是慕峥衍和乔心安两人安排好了的!

“峥衍?”慕唯恒脸色就更加僵硬了,他和慕峥衍的父子感情原本就冷到冰点了,这会和沉诺搞在一起,还被他撞见……

他赶紧卷着被子下床,手足无措地说:“听我解释,事情不是想的那样……”

慕峥衍慢悠悠牵着乔心安进屋,坐在沙发上,空气在还有一股未散的腥膻味,他唇瓣微挑:“不是我想的那样,那倒是说说,这究竟是怎么样?”

慕唯恒不免有些语塞了,都被捉奸了,无论他怎么解释,他和沉诺搞在一起了,这是无可抵赖的事实,羞愧地老脸通红。

“都是这个贱人,她威胁我,如果我不和她睡,她就让我名声扫地……”

越想越恼火,慕唯恒突然冲到沉诺面前,狠狠地踹了她一脚,还觉得不解恨,抓着她的头发,将她脑袋往地板上砸了几下。

“贱人,全都怪!狗仔也都是叫来的吧?”

“不是的,我不认识这些人……”沉诺双手捂着脑袋,疼得想要炸开,两行眼泪不住从眼眶滑落。

在心爱的男人面前出这么大的丑,她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明明是想等她和慕唯恒完事了再通知狗仔来抓拍几张不走光的床照,然后再利用舆论要挟慕唯恒娶她……

怎么会想到事情变成这样?

“慕先生,不是我,是慕公子和乔心安设下的圈套!”沉诺像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拼命往两人身上泼脏水:“我和密会这件事曝光对我有什么好处?我难道很想被人戳着脊梁骨讽刺水性杨花么?再说,如果是我叫的狗仔,我会让自己这么狼狈么?分明是乔心安,她记恨我们,想要毁掉我们!”

乔心安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

“是啊,是我们设下的圈套,逼和慕唯恒在酒店私会,也是我们给们下了药,让去睡能当爸爸的男人,同样,还是我们叫来了狗仔偷拍堵门,想把事情越闹越大,让整个慕家都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我们还真是太恶毒了。”

若换成之前的沉诺,她肯定知道这些话是乔心安故意说的。

可她这会脑子一片混乱,几乎无法思考,只是凭着本能,不停地朝慕唯恒解释恳求:“听到了吧?都是乔心安的诡计,她承认了是想陷害我!”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