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短视频封了吗

“小师弟?!”“登峰……?”阵前被缚的熟悉身影,竟是华一方的独子华登峰。

被阻断在兵阵内外的华惊雷和华一方二人,完没想过本该在战场外的无辜会出现于此,猝然重逢,这一惊都是非同小可。尤其身为华家拳大弟子的华惊雷,一边正与袁若等人奋力地左冲右突,一边却心不在焉气喘吁吁担忧着师父。

还用多想吗,林陌的不战屈兵,根本建立在某人攻心之计的基础上——金军那条名叫轩辕九烨的毒蛇,最是善于挖人**抓人软肋,怎可能不清楚华一方最疼爱的就是他这个习武天资一般、可是性格讨人喜欢的儿子。

这些年来湖南华家既在江湖也入官场,华一方的门生可以说遍布西陲,但凡品性优良的,都默认了会对他们德高望重的师父报恩、支撑并保护华登峰在华一方百年之后守稳家业。华登峰虽然武功平平,却极懂享受和利用父亲荫庇,待人接物八面玲珑,作为一个合格的守成少主,他还长得英俊潇洒,小小年纪妻妾成群。

刻骨铭心,就是在他华登峰娶第八个妻子的婚宴上,南宋武林所有人不约而同把不白之冤扣到了林陌的头顶——“哪里来的奸细小人!这里不欢迎你!”“抗金的领袖,居然有个通敌卖国的亲弟弟?!”“亲兄弟,怎地区别如此之大!?”“放了我岳父!”“还有同党!”“杀了他,偿命!”刀枪剑戟,羞辱谩骂,都对准了陌,无一例外地要将他逼出林阡的世界;就是他华登峰这张英俊潇洒的脸孔,那夜却如同一头受了伤的狮子,为了他那个痛哭流涕要林陌偿命的新妇,华登峰恶狠狠地第一个朝林陌扑:“好!我帮你报仇!”

华一方几乎和林陌同时忆起这场“血溅婚宴”,对往事耿耿于怀的苦主又岂是林陌一个?不容多想,华一方爱怜地注视着眼前魂不附体的华登峰,这孩子明显本来在兴州自由自在却被抓来战场九死一生……这一刻华一方不得不说服自己:林陌为了复仇雪耻,根本就是筹谋已久、不择手段!

想通之际不由得又是担忧又是鄙夷又是痛心疾首,冷笑一声,手气得颤抖却不能教任何人看见:“林陌,口口声声主公不义,你何尝不是拖无辜卷入?”但大敌当前众人平等,他纵使再爱惜华登峰,也不可能为一人舍千万人,因此不管接下来是战是退,他都已做好了忍痛牺牲登峰的准备——是的,无论是战是退,就是不可能投降!

“父亲……”华登峰养尊处优惯了,虽不至于毫无气节,却也面露痛楚之色。才刚要喊疼动摇军心,便被华一方厉声喝斥:“华氏子孙,不披介胄,便披骸骨!”华登峰未及开口,便听得林陌的笑和华一方的态度一样冷:“哼,无辜?介胄?骸骨?”每说一词,每冷一分。

“爹,大师兄救我——!”当林陌一刀蓦地架在华登峰脖颈后,那少年慑于父亲威严却还是本能地惨叫失声,华一方脸色大变:“混账!”果不其然这小子怕死连累宋军,不远处华惊雷首先就挨了敌人一刀,顷刻间他腿脚血流如注却还不顾自身:“林陌你待怎样!?”

“就从这个人开始,与你华一方算总账,教南宋武林都看清楚,他们所谓的德高望重,是怎样一个伪面君子……”林陌对南宋武林的恨,无疑源自于华一方,复仇之路当然从他走起。

“还要我解释多少次,当初你蒙难流落到大散岭,追杀你的确实是我的弟子们,但我的二弟子华冰虹十年前便已被战狼策反,日前襄阳之战他已确定是金谍‘朱雀’,他故意篡改了我将你抓回短刀谷万尺牢的号令!”华一方忿然打断林陌,他不懂林陌为什么不可理喻到这地步。

“是吗,可我看到的令牌,是你大弟子的啊,怎么、连他也是金谍吗?”林陌说的时候华惊雷还在金阵搏杀,一言一行都证实了华惊雷忠于师门忠于南宋。

吹着海风的阳光美女

华一方一时语塞,正待要说当初华惊雷可能是被华冰虹鼓动得激进,忆及华冰虹变节降金,忍不住心里又是一恸:冰虹,为师何时起……竟什么都往你身上推……缓得一缓,解释太慢,被林陌占尽先机——

“为何这华登峰纳第七个妾而已,要你华一方远赴兴州亲自操办婚宴?吴曦无理关押我父亲那几日,密切监视秦府的是吴曦,但暗中追杀我和我娘的他没认,当时当地除了你华一方主使还会有谁?门生遍布官军义军的你,那段时间常常与吴曦把酒言欢,几分真假,有否合谋、共同祭出个张怀远对设我连环骗局?林阡对此知情几何,授意多少?!”那是林陌与南宋武林的决裂开端,从那时起,那些所谓的侠义之士循序渐进变本加厉地残害了他的养父、他自己、扶风、母亲、崇力……

“那日亲赴兴州办婚宴,我明明是听说吴曦大肆肃清、为了策应你才……”华一方回过神时,只觉好心救蛇反被蛇咬,气急之下赶紧开口辩驳,然而林陌却听不下去,直接变势,一刀冲他急斩:“‘策应’到把我逼出南宋?!”

华一方虽是始料不及,遽然发拳却能呼啸生风,气势犹如排山倒海,直朝林陌激荡而去。曼陀罗眼疾手快举剑来挡,伤势未愈竟径直被他拳风震退老远,纵然如此她还是帮林陌这失败的一刀顺利归鞘。仓促间紧随她迎向华一方的两个金军新秀却没那么好运,他们被华一方双拳分掠,一个叫抹捻尽忠的直接被华一方打到身后被宋军俘虏,另一个若非徒禅月清拉了一把也必定相同宿命,饶是侥幸无碍,也觉筋拆骨裂。

“是宋匪爆发还是你们太差!”移剌蒲阿真没想到快要面大胜了还有这么一出意外,一边痛骂战友们扛不住宋匪爆发,一边傲然上前与林陌、曼陀罗刀剑合击,上阵了才知道,是你们太差……华家拳名不虚传,刚柔阴阳融会贯通,既可先声夺气又能后发制人。

华一方在这以一敌三中行云流水,瞬然激励了一部分被困宋军突出敌阵,第一战区抗金联盟这垂死的一口气陡然间越呼吸就越长。华一方见势大好、不再犹疑,以拳拒敌时继续回应林陌的四句质疑:“其二,吴曦没有无理关押你养父,秦向朝确实是与控弦庄接头时人赃并获;至于那几日暗中追杀你和你母亲的人,吴曦既没认,那就很可能是金军!”“父亲一生忠君报国,至今仍被你们冤枉成细作,教我如何相信那几日就在追杀我的不是你、甚至林阡?”林陌声音虽轻,却无情得刺人。

“那几日我忙于婚宴根本不知情,主公更不可能如你猜忌的那般先于吴曦对你动手。信不信由你,我已说清楚。其三,我与吴曦把酒言欢,不过是官场觥筹交错,哪里来的暗自合谋?而张怀远,是你养父授意你去找寻、并非吴曦或旁人推动,难道从这里你还看不出,你养父和张怀远才是同党?!”说话间华一方拳法更盛,刚劲敏捷,干净利落,打得移剌蒲阿、曼陀罗、林陌分合数次。

徒禅月清一直“苦于”难以插手,只能负责看管人质顺带着指挥战局,然而“指挥能力有限”,不久袁若便从他身旁金阵中成功杀开一条血路——不完归功于月清若有若无的放水,袁若麾下这支南宋官军本身就训练有素,最擅长破坏金军的阵型并对女真骑兵包纲,一旦杀开,一通百顺。

然而,先前被徒禅月清从华一方手中救下的那个金军新秀竟也有谋,立即调度其麾下精锐再度合拢上去,并指点金兵们当先毁坏袁若等人手中的蒺藜、抓钩、斧棒鎚,一时间金宋包围和破围的两路兵流生生战出个犬牙交错,原是夜晚,整个定西会宁一望无际的白热。“竟救了个有才干的……”徒禅月清暗自悔恨,刚刚应该救抹捻尽忠的。不过那新秀倒是对他感激得很:“徒禅将军,您这救命恩情,赤盏合喜必铭记在心!”

“无妨……”细作的心理素质向来强大,徒禅月清虽也敬爱主公,却对林阡之死的触动极浅,近日仍然在争取金军信任的任务上恪尽职守,一心一意地等候着盟军恢复原状。



间隙,又听林陌漠然开口:“张怀远虽是我父亲告知的可求助之人,我父亲却不可能是他的‘同党’,因为那晚婚宴之前,张怀远的玉佩始终在我手里,我仔细观察过那当中根本没有暗格,可是那晚才刚交还给张怀远、就掉落在地给你们这些抗金义士看见当中有泥丸。毫无疑问,有问题的不是我父亲而是张怀远自己,他早已被吴曦或你华一方在我秦府外监视的人发现并抢在婚宴之前收买。”

“你,仔细观察过玉佩吗?这么说,是张怀远当场掉包的……”华一方一直没有考虑过这一点,他以为林陌对秦向朝关心则乱才没关注玉佩、从而直接掉进了秦向朝和张怀远这两个金谍的合作陷阱,可是听林陌这么一讲,才意识到,秦向朝和玉佩没关系,张怀远确实存在被别人收买栽赃陷害的可能性,难怪林陌总是这么理直气壮信任秦向朝了……然而,不对劲啊,“可是秦向朝确实是金国奸细——就算张怀远和他是两个独立的存在,天骄在宋恒驻地的细作链上都已经确定了他的身份……”

“徐辕宋恒就清白?!”林陌冷笑,“无论你们和吴曦有否合作,你们短刀谷,都是最希望我身败名裂、死无尸之人不是吗,否则怎会婚宴第二日就迫不及待明目张胆连续不断地来追杀我?那时候,我可没见到你们说过的半个‘金军’。”当初,短刀谷还猜测过张怀远的事是吴曦布局或秦向朝本身不清白,谁想到林陌一直都猜是他们短刀谷设计?华一方听到他说“徐辕剔出秦向朝这件事也站不稳脚”时完愣住,一想到现在身败名裂死无尸的是主公则更增苦恼,沉默片刻,又听林陌笑道:“毕竟,玉佩暗格里掉出来的宋恒驻地地图,只有徐辕给得出来不是吗?”

“你!金军在暗而已,你为何就是不肯信我们?”华一方愤怒不已,华家拳劲随气动,林陌对短刀谷群雄的猜忌,越来越具体化,也越来越教他伤怀。

林陌呼吸一滞,不知何故精神紊乱,笑容是不符合他的狰狞:“我没信过你们?!那时的我,绝境下还在为南宋武林苦寻理由开脱,不想给抗金义军留下污点,不想为短刀谷添乱影响北伐,不想猜忌你们所以只能推测是金人干的。我信你们只是表面追杀我实际会救我我才拼尽力吊着一口气,因为我早就放弃一切甘愿隐姓埋名对他林阡没有半点威胁……可你们又对我做了什么,我已一无所有,还要赶尽杀绝!直到逃到金国,在这些金军的帮助下才勉强苟延残喘!”

“该解释的我都已经解释,主公他才是真的无辜!林陌,你被蒙骗是你的苦衷,但你一意孤行宁可被蒙骗……便是你的罪过。”华一方环环相扣的短打猛攻,鼓舞得华惊雷也化伤痛为战力、一跃而起帮袁若打破现有僵局。

“这句话,我同样送给这些视你为恩师、泰斗的人们。”林陌凌厉一笑,眉梢眼角一瞬然是恨,恨到心扉,恨到骨髓,“华一方你老实回答,华登峰的婚礼,为何会请一个与谁都没任何关系、官位卑微且不在当地任职的张怀远?他不是吴曦带去,不是金人安插,是你华家亲自请的!”

华一方一怔,拳势有所放缓,他们当然不会追究这样的细枝末节,但林陌却是一路追着张怀远的行踪才去了华府婚宴。

“是让我来回答,还是让你的宝贝儿子回答?”林陌的面容和语气均恢复冷酷,原来他之所以一直以来都不信南宋还有这层关系?原来,他今夜也一直等在这里,揭穿华一方前面的所有都是废话、借口甚至谎言……

华一方发狠将战局硬拆,与一众敌人泾渭分明之际,顿然将目光投向华登峰,无声询问。华登峰连连摇头,苦涩至极:“父亲,那时我初到兴州,张怀远便来结交,十分热情,除此,真没有别的任何关系!”

华一方这才放下心来,他当然不允许华登峰结交细作,参与了逼迫林陌叛宋的策谋。

当是时,战局中轰然炸响,兵阵里到处火苗飞蹿,东南角上金军惊慌失措人仰马翻——原是宋军有增援善用火器?赤盏合喜等人忙不迭地前去阻遏,却拦不住袁若、华惊雷等人的借势涌出。赤盏合喜的铠甲和那些带火铁罐擦过,险些被透入,不禁上了心:“好厉害的震天雷,是叫震天雷吗……”

风喧烟沸,巨大火球在背后疯狂地吞噬,背脊上霎时是畏死的汗……这一幕当然不在这里,触景生情的林陌,忆起的正是自己将要提及的兴州秦府大火,当初映入眼帘触目惊心的血红色,在这一刻不知不觉就印染在他双目:“那你再告诉我,婚宴结束后,你华登峰去了哪里,做过什么!?”

华登峰当即噤声,一张脸刷一下惨白,正自惊恐,被父亲的声音吓得心都差点从胸中蹦出来,只听得华一方严厉追问:“做过什么?!”

“我……我,我是一时失心,父亲……”华登峰表情支离破碎,“我……去了秦府门外,我,要为岳父报仇……”

郭子建一直在外围作战为此地宋军后撤做准备,听见这惊心之语,不由得醍醐灌顶:好一个先胜而后求战的轩辕九烨和林陌啊,这些,他们早就调查出了,就等在今天祭出攻心……

果然华一方震惊原地,久久不能言语。



去年,兴州秦府大火发生后,华一方曾对林阡气愤推测:该不会连玉紫烟“被火烧死”都被不识好歹的林陌算在我们头上?华一方始终以为,秦府大火是金人或吴曦主导,原来不是吗!原来真是我们自己在当中起了推进的、甚至是主导的作用?!那么那几天发生的事到底还有多少隐情是我不知道?所以,林陌走到今天这一幕不完是不识好歹?

拖无辜卷入?华登峰哪里是无辜?

真的没有先于吴曦对林陌动手?兴州大火,不就是赶尽杀绝?!

“一个人干不出,还找了谁帮忙放火?”林陌的永劫斩冰冷地抵在华登峰后心,那小子登时被吓得胆战心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还,还找了小秦淮云老香主的部下,还有,还有红袄寨和慕容山庄的一些……”那些都是参与婚宴的抗金义士,信誓旦旦要为死在林陌手上的云之外报仇。

华一方哪还有心情再听华登峰讲?这一年来自己一直仇视林陌,可阡陌之伤归根结底竟是自己引起?思绪凌乱,不堪回首。

“华一方,我被砍下大散岭的时候就在心里立誓,我要为父亲,为母亲,为自己,讨回公道,洗冤雪恨,有朝一日,必将亲手揭穿这场乱局的真相!所幸苍天可鉴,这一日来得不晚!正是你们短刀谷,正是林阡和他的麾下,正是抗金义军里的宵小败类,一同策划了陷害忠良、杀害无辜、戕害亲人。”林陌的声音在耳膜边忽远忽近。

华一方机械性地继续去接移剌蒲阿和曼陀罗重新挥来的兵刃,视线里忽隐忽现的却还有主公的怒喝:“为了所谓信仰,就扔弃原则、剥蚀底线?!我不需你们这样做!”尔后,是自己对主公的据理力争:“那不是底线,是后患。”

后患?那时你华一方还给自己慰藉说即使做错也给主公除了后患,可事实证明那是你华一方一手造出来的后患!谁的宿命能逆?越摆脱,越陷入!

“尤其林阡,第一次弑母就是他干的,未遂,第二次,又故技重施!”林陌呼吸越来越重,华一方陡然惊醒:“川宇,这跟主公无关,他……”

“我原也会排解说他御下无方任由奸人当道,可最近愈发相信了,那恶魔和你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林陌绝情地笑,还在继续辱骂林阡。

此情此景,盟军声誉怎能再低,主公声名怎能再降,华一方不得不下定决心高声将罪名揽:“川宇,你之失路,主公之失心,然是我父子二人的错,我便当先还了你母亲在大火中毁容和你被迫叛宋降金的债。”

“师父!”华惊雷才突围到华一方身后站定,根本来不及阻止,就看他一拳击向呆若木鸡的华登峰,光芒暴涨,正中心口,穿心之痛使华惊雷只是哑然叫出一声“小师弟”泪就禁不住地被震落,华登峰本就是花拳绣腿,一拳下去俨然当场气绝。

“华前辈这是做什么!?”郭子建生生抛开高风雷的追打,忍痛抢前一步到华一方的身边,意图制止接下来自己预测到的一切不祥。

“华家不出不义之人,不义之人,死。”那时华一方不必转头看,也知道郭子建、袁若、郭傲、华惊雷、陆静、孙琦等人,个个都拼得一身伤血,这一战很难再打下去。他作为首领和祸首,必须保护他们身而退,那就应当抓紧这战机、竭力扑灭林陌心头的怒火邪火——既然林陌是因为他华一方才到今天这步,那好解决得很。

解铃还须系铃人。华一方心中立即有了决定:只能这样做,这样做是临时灭火,为盟军挣得哪怕为时极短的残喘期;也是釜底抽薪,或许能唤醒林陌、换来西线战场的和平演变……

“接下来,便赎了这连累你误入歧途背父伐宋的罪——林陌,既然你因私废公,那今夜战斗也私了如何?你只需答应放他们走,我立刻便在这阵前自裁。”不假思索,华一方以一人做事一人当的语气果断开口。

林陌果然被这私仇一叶障目,脸色微变:“应该的,多行不义必自毙……”正待答允,郭子建当先噙泪怒喝:“不答应!大伙儿同去同留!”“我军同气连枝,说要一起等主公回来,华前辈可千万别食言。”袁若回应得温和,却也一样内涵坚硬。

“驸马,这帮宋匪狡猾得很,万万别被他们拖延了时机又耍出什么阴谋诡计!”金军被宋军适才这么一拼、不少也受了伤精疲力尽,唯有那个赤盏合喜还有余力,跑到林陌身边来建议继续猛攻。

华一方自然要将林陌逼停在这迷惘的状态:“杀我一人就够,否则再打下去,汝等强弩之末,我军破釜沉舟,必定两败俱伤,都是无谓牺牲。”

移剌蒲阿远看华一方身后那些面色黧黑的宋匪,一个个咬牙切齿气急败坏的样子,实在不好说会不会发生传说中山东之战祝孟尝赤膊上阵死战到底的情节。他素来敬重宋军的拒降气节,也最担心宋军凭此打出翻身之仗:“驸马……我认为可以答应今夜偃旗息鼓,刚好将抹捻尽忠那些适才被俘的换回来……”他知道抹捻尽忠那些人没什么本事,但怎么说也是同僚吧。

“好,我答应你,他们撤军我不追击,各自休整两日再战。只需你自裁谢罪,并为我家人平反昭雪。”林陌作为第一战区的主帅,于公于私都觉得这是今夜最好的结局:于公,金军经不起继续耗,于私,他就是想华一方死。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华一方察言观色,深知林陌还有良知,移剌蒲阿高风雷等人也因为袁若和郭子建等人的精彩表现而认可了穷寇勿迫;卿旭瑭因伤不在,就算在也不会制止;战狼,万幸应当还在东线,离开西线前留下的也并非激进打法……

“华前辈,千万别!”郭子建情急正待劝阻,忽然之间胸中一堵,极力掩藏也没藏住内伤,反倒令华一方更加坚定了态度:“子建,若主公回来还请转告他,华一方教子无方,恨毁了主公的基业!万望主公、卷土重来!”他是真的无颜再见林阡,出于愧赧他只是侧身相对而没有直视这里的任何人,却教所有人都看见他眼中明显也是泪光。

“师父……”华惊雷虽然就站在师父身侧,苦于无论如何都不能比他出手更快,数遍这第一战区又有哪个战力会在他师父之上,静如山岳巍然,动如流星赶月?只是这惊天动地的一拳,却打在了师父自己的头颅死穴……

“师父!”华惊雷踉跄跌倒在地,腿脚伤口迸裂一大片血,与郭子建袁若一起拼尽力,也仅是吊住了华一方最后一口气,却听他断断续续说:“惊雷,往后的华家,靠你打理了,子榆,也拜托你,照顾……”

“徒儿如何能有资格……”望着师父毫无血色的脸,意识到一切不可转圜,华惊雷不禁放声大哭,郭子建边救他自己也边吐血:“华前辈,这不值得!!”

听出金宋的千军万马已经往南北两个方向撤,华一方知道暂时给盟军续了几日命,不由得如释重负,惨笑一声,意识逐渐模糊:“最可惜,我们,努力去逆天改命,最后却总是努力去顺应了天命……”

郭子建这才懂,华冰虹变节降金、华登峰行不义之事、叠加在华一方间接害主公入魔的基础上,使华一方骤然生无可恋、赎罪才反而得到解脱——今夜一战,他若不死,则抗金联盟继续沦丧道义,于日后战场大不利也;既有罪,最应立死阵前!



林陌没有立即离开,亲眼看着华一方的生命一点点地枯竭下去,确定他口中渗血气息渐渐断绝没有作假。

复仇,就是要这样残忍,才显得爽利干脆。

他并没有如华一方上策里的那样,因为手刃祸首就被唤醒,毕竟这才是第一个。远远不止一个。

“楚江,怎地每次喝酒我都输?是不是紫烟使了什么诈?!不行不行,这套拳法再教给阡儿,他就得对我拜师了!不能白教啊!”刀光剑影里模糊的小时候。

“对不起,楚江,对不起,主公,对不起,川宇……”血雨腥风里清晰的现在。

“华前辈……”“师父!”眼看华一方的手渐渐垂落,不同于华惊雷的声嘶力竭悲痛欲绝,郭子建顿时攥紧了拳,在心里对着他死去的前辈、战友发誓,他一定会领着身后这支死里逃生的定西军,打出真正的绝地反击来告慰其在天之灵。

林陌冷眼旁观到这一步,终于转身离开。

怎会没有触动?但是,越来越少了……

既然华一方还完了债,私恨少了,公仇上升,那你林陌还背父伐宋吗。

伐。金宋既然想要共融,又管什么以谁融谁?只能领着我身后的女真铁骑继续我的理想了,事已至此,难道此刻那些对我恨之入骨的宋军,还会包容我回头?



当是时郭傲、陆静、孙琦等人已然领着宋军残兵败将安然撤退,只剩郭子建、袁若、华惊雷收拾残局以及殿后。金军亦然,林陌本就是最后才走。

孰料就在这谁也意想不到的凄凉时刻,走在林陌前一脚的赤盏合喜突然杀了个回马枪,来势汹汹竟似要立即就撕毁盟约一样:“驸马!多好的机会啊!他们的主帅死了,正是战狼大人最想看到的‘分崩离析’,而且此刻他们正在后撤,我军必能打他个出其不意,耗费的只是我军极少的气力,不存在什么两败俱伤……”

“不可,我才刚答应……”林陌立即摇头,这是华一方以命换他做的承诺,遵守了才有利于他凝聚人心打接下来的每一场仗,否则他日后每一次都会是不义之师。

赤盏合喜虽然职位不高,却恃才傲物无比刚愎:“驸马,一个宋将,为您的叛宋赎罪,跟我金军攻城拔寨有什么关系?怎么就成了该信守的盟约了!您若想君子,大可不必打,我违令打的就是!”

他这番话强词夺理,可就这么振臂一呼,引得一大群与他一样要为最近的战败报仇雪耻的金兵响应。

郭子建等人齐齐大惊,尽管他们想为华一方报仇,可不是现在,时机不对!难道说华前辈的中策也达不到吗?还是没能保第一战区,只不过是完成了下策,把华家和林陌的私仇给两清了?

“原来金军个个都是战狼那样的无耻。”郭子建叹,过去那个奉行曹王原则的金军业已和主公一起荡然无存。

华一方的中策是停战,金军的一样;但金军的上策,是“一部分违令的兵卒”背信弃义赢,战胜后再文过饰非。

寒气凛冽的清晨,阴风悲啸,日色凄清,飞蓬折断,野草枯萎,似乎预示了宋军极速被血洗成满目荒芜的结局。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